体彩湖北11选5技巧

设计团队

+-
是谁可以让 Virgil Abloh x IKEA 地毯悬浮半空? 专访时间:2019-09-19 13:36 浏览次数:

  在社交媒体当道的世代,不少产业得以蓬勃发展也需仰赖这片土地所供应的独有★-●=•▽养分。不论何时何地何平台,在街道上唯一不变的风景依旧是忙着从手机屏幕拼命吸收资讯的低头族。不少以钱○▲-•■□堆砌的有趣资讯(广告)亦得以借着这个传阅率极高的虚拟渠道像病毒般广泛散播,很多有心思的广告作品亦因此坐享渔人之利,以「刀仔锯大树」的方式赚取海量•☆■▲的点阅及曝光率。在这片资讯汪洋之中,除零售产业及各大品牌能借此得益外,不少艺术媒体亦成功挤进大家的眼球,获得广泛的支持。从此,艺术与社交平台就变得无从分割,双方的结合亦逐渐加强彼此之间的依赖,形成一番新气象。

  由此大趋势所驱使的情况下,不少艺术家均视此为大好良机,能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推波助澜」,借此建立名气。有不少艺术家会视这种随手可得的艺术氛围为扼杀创意的罩门,有很多仍在摸索中的年轻艺术家会不经意地从别人的作品为中获取灵感,无意中模糊掉抄袭与致敬之间的界线。为此,我们访问到因 Instagram 滤镜功能一炮而红的 3D 视觉艺术家 FVCKRENDER,看看他对「Instagra▲=○▼m 艺术家」的看法,以及他对此等称谓的感想。

  FVCKRENDER:我叫 FVCKRENDER,是一名自学成家的电子视觉艺术家,现居于加拿大蒙特利尔,正打算迁往温哥华。

  HB:在你的 Instagram 中有一条影片是纪录你在雪山上「巧遇」魔幻方块的「经历」。那是你在散步的时候有感而发还是本来就有制作这条影片的打算?每条影片也是近似的制作过程吗?

  FVCKRENDER:每次为影片注入 3D 立体元素时我都不知道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我一般都会等待电脑程式在自动运算后的结果再随之作出改动。在制作过程上我算是蛮被动的,大部分时间我都不会对自己的作品有一个很清晰的概念。最常发生的情况就是虽然我预先拥有清晰的概念,但到当真着手制作的时候又会产生很多不同的主意,最后往往都会推翻初衷。

  FVCKRENDER:我一直也对电影的 3D 情境为之着迷,但说到让我初次接触这方面的制作的契机便要追溯到 16 岁▲●…△那年。那时候我初次遇上 Dan Gaud,他当时正在为一些荷李活大片担任后制,我认为那实在◇•■★▼是太酷了,所以便想要●尝试涉猎这方面的工作,但后来我发现那实在是太难了,所以很快便决定放弃。自此之后我大概与视觉艺术断绝了「来往」近 7 年时间。到我 24 岁的时候,我遇上了严重的单车车祸,导致我的左边身一度瘫痪,我更因此永久无法踏单车及滑板。就在那个时候,我决定要再给 3D 视觉艺术一次机会,而我的生命亦自那时起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FVCKRENDER:以往我都会从科幻电影及小说中取材,但我★▽…◇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沉迷。我现在比较倾向于在日常生活中摄取灵感。譬如说当我在街上看见一条锁链的话,我会拍下它在阳光下折射光线的影像,并试图以自己的方法重塑这一切。曾几何时我试过从不同的 Instagram 艺术家的作品中获取灵感,但我认为那实在是一件非常坏的事情。大家都在做着同样的「创作」而那正就是因为所有人都倾向于从对方身上寻找灵感。但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亦曾经尝试过这种创作模式,所以我绝对明白每个艺术家都需要时间去寻找自己的风格。

  FVCKRENDER:不同形式的合作我也想要尝试!虽然我认为要与别的艺术家达成共识还是有点困难,但我对于类似的合作模式还是持开放的态度。其实最近我才刚与 Felipe Pantone 推出了一个联乘计划,那可以说是我做过最简单直接的合作企划,我们彼此也对成果表示满意。

  HB:你在 17 岁的时候辍学并毅然投身艺术行业,当时你的家人有给予你支持吗?是什么让你如此笃信自己的决定?

  FVCKRENDER:我的求学生涯并不顺利。我当时在一家名为 La Ruche 的学院念书,却被编排在需特别协助的班次之◇=△▲中,那无疑对我的自信心有一些影响。我的母亲在我 10 岁那年离世,在那以前都是她负责给予我学业上的帮助。自此我的父亲对于我在学业上的成就也没有给予太大的压力,所以他也深明我将会走上一条不那么传统的就业之路。

  HB:现在有很多视觉艺术家也借助 Instagram 的力量以建立自己的名气,你认为社交平台对你们有什么样的帮助?

  FVCKRENDER:是的,我乐见现在的社交媒体平台充斥着各式各样的视觉艺术家。我认为艺术变得随处可见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每当我发掘到技术超卓的新进艺术家,都会为之感到雀跃。但正如我刚才所说的,不少艺术家都会不自觉地模仿别的艺术家的作品,我想那是这个现象所带来的唯一弊处吧。

  HB:Instagram 上的滤镜功能对你来说是帮助你接触自己的支持者的渠道吗?

  FVCKRENDER:是的,滤镜的确是一个很有趣的功能,制作的过程虽然很过瘾却也「谋杀」了我在社交平台上的参与指数。有很多人因为我制作的滤镜而追踪我的帐户,却毫不理会我极花心思创作的作品,那真的会让我感到那么一点点沮丧◇…=▲吧。但我依然相信那是利多于弊的发明,至少可以让更多人了解我对艺术的看法。

  FVCKRENDER:大概是要寻找一个原创的概念吧,尤其是当你已经从事着相同的工作超于 1300 多天。现在我选择相信那是必经的阶段,创作的过程中总会遇上好与坏的时候,我都不会再强迫自己了。有时候我倾注所有心血创作的作品都不会获得太大的关注,反倒那些仅用上 30 分钟速成的却会极受欢迎。所以获得一个有意思的概念还是最重要的。

  FVCKRENDER:我的工作日程都算满紧凑的。为此我必须归功于另一位插画家 Ash Thorp,是他影响了我的工作态度。我每天▼▲都会在早上 5:30 – 6:00 起床,然后带我的狗到外面散步。在那之后我一般都会手制一大瓶热柠檬水,喝光后便会开始工作至 11 时。我的第一顿饭一般都是炒豆腐搭配一些蔬菜或是麦片配枸杞、亚麻、可可豆及水果。吃过饭后我又会继续工作,一般会到 2 点钟左右。此后我就会▪…□▷▷•开始处理一些个人创作、跟我的狗耍乐、去滑板及阅◁☆●•○△读▪•★之类的。

  FVCKRENDER:我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团队,但我有一些在音乐圈子打滚的朋友。我最爱的制作人包括 Princeclub、Robert Robert、The Holy 及 HighKlassified 等。他们都是业内我最尊敬的音乐◆■人,而且每当我遇上新的案子时他们都愿意给我制作新的曲子,对于他们我着实心存感激。

  FVCKRENDER:H+ Creative 是一家扎根于洛杉矶的创作代理机构,除我以外他们旗下还有很多其他富有才华的艺术家。Hannah(H+ Creative 的创办人)于一年前在 Instagram 上主动联系我,并提出合作的邀约。正好当时我亦有意并刚好在物色适合的人选,因此便促成我俩合作的契机。我很欣赏 H+ Creative 的创意及眼光,他们给予我的支持让我能随心所欲地创作。

  HB:你相信自己 10 年后仍然会继续从事艺术行业吗?你对于自己将来的事业发展有何看法?

  FVCKRENDER:当然!还有很多工作上的尝试是我渴▪▲□◁望达成□◁的。最近我正在参与更多实体的创作,例如灯光装置艺术及舞台设计都是我正开始涉猎的。与此同时我亦很享受与不同品牌的合作,我喜欢将自己的审美观倾注在不同的媒介之上。至于今年的目标,我想我会想要制作一幅大型的壁画。那是一件我一直也感兴趣的事情,能够看见自己的创作出现在一面墙壁之上必定十分难忘。

  看看我们的数据和 Daniel Arsham 都怎么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体彩湖北11选5技巧